几十年来,运河是他心中的一个结 I 听章胜贤讲他的摄影故事

/ 分类: 每日推送 / 阅读数:6280


2000年,京杭大运河,钱塘记忆号,起航

四十多年时间,五万多张照片,从菜地到高楼,从农田到公园,杭州的日新月异在他的相册里就像一个个故事,这些故事精彩而又厚重。 他是章胜贤,一个老杭州。从9月29日到10月30日,章胜贤在京杭大运河博物有一个大运河摄影名家作品展,他要用自己的照片给大家讲述他这个老杭州和这条大运河的故事。 “我是50年出生的,快70了,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是摄影爱好者,应该说我喜欢拍照是受他的影响,我读初中的辰光,就已经喜欢摄影了,就是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拍照片有个专门的名词叫“摄影”。那个时候拍照片都是比方说亲戚朋友到杭州来玩,陪他们去西湖边的时候拍一点那种留念照片,要么还有我一个发小,住在我们隔壁,他练拳击的时候给他拍几张健美照。” “后来在1969年的时候,我到无锡去下乡务农,我是带着相机去的,那段时间我就经常拍拍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比如说拍拍农耕的场景,拍拍村里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小伙伴,然后还有给下乡的知青拍拍合影之类的。”1970年,京杭大运河无锡段,洛社,䈒河泥下乡回来后的章胜贤到了杭州羊毛衫厂工作,到了这个单位,章胜贤真正开始了他的摄影之路。 “我是1976年回杭州的,78年的时候我进了杭州羊毛衫厂,那个时候进去是做挡车工,在羊毛衫厂的图书馆,我翻到了基本我喜欢看的杂志,《大众摄影》、《国际摄影》,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拍照有一个较学术的名称“摄影”,而且看了这些书才知道,原来拍照片是一门艺术,是可以创作的,然后么就没有刹车了,我这个叫“误入歧途”啊!我能走这条路是要感谢我们政工科负责宣传跟管理图书馆的一个同事的。” “我记得很清楚的,他当时参加过全国青年书法大奖赛,拿了个一等奖,主办单位当时给他们的奖励是组织他们这批获奖的人去北京、内蒙、九寨沟一些地方玩,你知道的呀,拍照片的人是很喜欢游山玩水的,当时眼热啊,我是很想去的,我想想可以走他的路,学书法,拿个奖我就可以去玩了。然后我找到他,跟他说我要学书法。他当时跟我说的话现在回过头去想,都是很有道理的,他说,学书法很枯燥的,他是被他爸爸从小逼出来的,他说我喜欢摄影,也可以的,也是艺术,可以试试看去拍杭州的巷头巷脑,记录一下杭州这个城市。” 从那天开始,章胜贤跟着同事王群力的这个建议就开始拍起了杭州城,可是,每天在车间工作,什么时间去拍呢?章胜贤说,这个还要感谢单位领导给他的空间。 “我当时进了羊毛衫厂先做了11个月的挡车工,单位里的领导知道我喜欢拍照片,而且也蛮器重我的,而且六几年的时候,我爸爸安排我拜师学过木工,领导就把我调到总务科做木工,过了段时间让我脱产到行政科,给了我安排了一个很自由的工作,负责采购下办公用品,职工劳保,所以说那个时候工作很轻松,而且又可以随时进出工厂大门,我抓住这个机会,到处跑,到处拍。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刻意地拍一些城市市井之类的题材。”1997年,京杭大运河,苏州境内,渔归

1998年,京杭大运河杭州段,富义仓前的泊船

1998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境内,大运河是城市的命脉1998年,京杭大运河,塘栖段,天下粮仓

1998年,京杭大运河,杭州小河里

章胜贤开始拍照了,他拍照的第一天就遇上了贵人。 “那个同事跟我说了这个想法之后,我马上就开始拍了,第一天我记得我是去拍松木场,位子差不多在现在的世贸中心,那个时候还是田类,还真当有那么巧的事情啦,我在拍照片的时候他刚刚从省艺校看好电影出来,正面撞到,他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今天第一天拍杭州的市井坊巷,他当时很开心啊,我们两个人不夸张的说就是仰天大笑,旁边刚刚散场出来的人都在看我们,估计是心里在想,脑子搭牢了这两个人。” 八十年代,相机还不是那么普及,章胜贤拿着自己买的相机开始到处拍,不光拍自己的题材,还帮着单位拍。 “那个时候单位里都不配相机的,我当时不识货,家里有一个我爸爸用过的德系相机,我嫌旧,81年的时候我拿了单位里发的第一年的独生子女费,再凑了点钱,163块钱,去买了一个海鸥205,然后经常去拍单位里的同事,车间里的生产情况,职工代表大会什么的活动,帮单位拍点照片做图文宣传。而且我是经常换相机,隔三差五就买新相机,入不敷出啊那个时候,这个习惯到现在我都还有的,所以说,那句话有道理的,你要让一个人贫穷,就送他一台相机。”2000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境内,夜航船2002年,京杭大运河,拱宸桥,城市的命脉2002年,京杭大运河,拱宸桥,雪中送炭2002年,京杭大运河,拱宸桥,运河船娘2002年,京杭大运河,嘉兴境内,水上船歌八十年代中期,“中东河改造工程”启动,首先是中河两岸民居成片拆除,速度比照相机快门还快,章胜贤顿时潜意识中觉得自己有一份使命感——要把它记录下来。 “其实我本来是和单位里另外一个同事约定,骑自行车沿运河拍,记录运河,他负责写,我负责拍,出行的装备也准备得差不多了,结果他老婆不同意他去,就没下文了。当时刚好又遇上“中东河改造工程”也是运河主题的一部分,所以我就想,我可以立足杭城,拍杭州的河,杭州的市井坊巷,“中东河改造工程”是杭州“旧城改造”的序幕,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城中村改造”,我一直都在拍。” 说起这次的大运河摄影名家作品展,章胜贤说,运河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这个结不光是他自己的,还属于他的父母。

2003年,京杭大运河,嘉兴境内,运河船娘2004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境内,渔家女2005年,京杭大运河,湖州新市,船户的孩子2005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境内,大地的血脉2006年,京杭大运河,湖州新市,卖蚕茧的蚕花姐姐2006年,京杭大运河,塘栖,船家女2006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境内,运河上的桥2006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双林镇,桥的故乡2006年,京杭大运河,湖州双林镇,桥的故乡2“大运河无锡段那边有个自然村叫朔水,我爸妈是那个村里的,年轻的时候从那边沿运河出来到最南面的杭州,就在杭州定居创业了。巧也是很巧的,70年前,我爸妈从无锡那边沿运河到杭州来,50年前,我又坐运河的夜航轮从杭州去无锡插队务农。我在无锡的农村里面住了7年,衣食住行生产劳动都是靠大运河的水,我在那边拉过帆,背过纤,撑过镐,喝的水也都是大运河的。太有感情了。” 为了这个心结,章胜贤在运河上买了艘船。 “摄影这个东西,兴趣和使命感是一方面,有钱有闲也是要的。我爸爸解放前就有自己的汽修厂和大货车,所以家境好,有钱买相机玩。我后来85年的时候辞职下海,也是因为这点工资,玩摄影根本不够的,我算是遗传我爸爸的经商基因,生意做得还好的,而且越做越大,做了几年,我那个辰光想想看,噶许多钞票,够的类,就把生意结束掉,专心搞摄影。1996年的时候,我买了一艘退役的工作船,改装了一下,船上面可以吃住可以睡觉,然后去考了一张水上航行执照,然后每年都开这个船沿着大运河拍照。”2007年,京杭大运河,绍兴段,古纤道上的童年2008年,京杭大运河,杭州湖墅里,运河纤夫 四十多年的时间,章胜贤拍摄了五万多幅影像,《那些年我在工厂里》、《皖南古山村》、《钱塘记忆》(杭城的市井坊巷、杭城的井、杭城的界碑、西湖以西的西溪、杭城东郊最后的菜园地、钱江潮等),《起航!追寻远去的乡情》(大运河航行日志)。这次入大运河摄影名家展的照片大概有20多幅,都是这四五十年间,章胜贤拍摄的运河边的生产劳作和水上航行的作品。图片来源:章胜贤,左中右章胜贤也有一个个人的微信公众号叫章胜贤的钱塘记忆

不定期更新杭州的故事

快拍快拍活动群邀你加入

来参加我们各式各样的摄影活动

因为人数已经超过了100

所以可以加微信kpkp1602

请小编拉你进群

快拍快拍/一个有人情味的摄影APP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投稿

还可以输入500